ASHELLY

杂谈(忘了是几)

朝霧筱芙Asagiri:

暴雪。即使在北方长大,像今年这样的暴雪还真是少见。
冷得不行。腿毛君发短信问要不要出去欣赏一下雪景,犹豫地看了一眼家里的暖气片儿,还是回了好。然后里三层外三层的把自己包起来,戴上围巾和手套跑出去,结果他发短信说开车接我……又跑回家换上了裙子。少女无聊的矜持啊………
一路上听他喜欢的交响乐。我说我最近对西本智实很有兴趣,他就放了她指挥的曲子来听。曲名我永远记不住,只是觉得,啊真好听啊,真不错啊,干巴巴的没有其他的感想。他只是笑。车开得很慢,雪已经不下了,但路上很滑。
自然是去了河边。冷的要命,我一下车就尖叫着跑回去,躲在车里,隔着窗户望着外面的景色。一片雪白。他打开驾驶座那一边的车门下车,看到我畏缩在车里,微微皱起了眉毛。
“都到了还不下车。快下车玩雪去。”
“我不!你没看我穿的裙子吗?”
“……谁让你要穿裙子啊,傻。后座有我的滑雪衫。”
“……你的滑雪衫为什么要放在后座啊。”
“上次去滑完雪落车上了,这个是穿脏的,你凑合一下。”
“处女座的尊严呢!”
我不情愿的倾身向后,翻出来穿上。真尼玛大………大的跟水袖一样摆来摆去,但确实暖和。试探了好几次我终于下车了,跟他并肩站在雪地里。好安静啊,周围特别安静。我想是因为雪会吸音吧。
我俯下身团了一把雪在手里。冷得刺骨。但是软软的触感很有趣。小时候就喜欢玩雪,冬天必然买那种很厚且防水的手套。长大了之后就很少再买了。今天出来也是,我没带手套。
“别拿着雪,冷。”
“我又不怕冷。”
我回答他。但还是因为太冷了把手缩回了衣服口袋里。
“最近又烦了?”
“嗯,事情很多,又不得清净。”
他也团了一团雪。
“没什么不清净的……眼不见为净。懂吗。”
“它伸到鼻子底下非要让你不清净,烦死了。”
他看着我,拍了拍我的脑袋。
“那你就闭上眼睛别看。”
我想不出话来反驳他,自己一想,仿佛就是那么回事儿。心情顿时好了许多。跟着他绕着河堤走了一会儿,就嚷嚷着冷要回车里了。他笑着说好,一起回到车里。旁边路过的大爷一定觉得我们俩是对神经病吧…………
他关上车门,检查了一边之后启动,我忽然想起微博上很火的那个梗,推了推他说:
“喂,你倒车看看嘛。”
“哈?倒什么车啊?”
“你不用真倒啦,摆个pose我看。”
“搞什么啊……”他有点没弄明白,但还是做出一副倒车的样子,然后……打开了倒车雷达,屏幕上就显示出了影象。
“切,什么啊,不往后看的啊。”
“你是不是想让我搞那个微博上的男人最帅瞬间?”
他忽然问我。靠靠靠靠靠你怎么知道的你不是不刷微博吗闷骚!
“没有啊,我最近在考驾照嘛就想看看……”
“屁啊,你不是科目一都没考吗?”
“呃……”
他笑的眼睛都要看不见了。
“你好好看看啊。”
然后就抓住方向盘,一副很帅的样子往后看着。好吧,还有点好看的。感觉自己要被寶塚掰弯的性取向回来了【。
“帅吗?”
“好好好帅帅帅。”
他满意的笑笑。
“但我觉得你还是穿黑色西服的样子最帅。发胶可以不抹的。”
“啊?你喜欢那身啊?那开学我还要穿燕尾服呢,你不会被帅晕?”
“呸,说你胖你就喘?药店碧莲好吗?”
“胖的是你吧?”
“屁啊我这个月还瘦了三公斤呢,我妈都不给我肉吃……”
这种没营养的对话持续了一路。我一边向他辩解说我并没有胖只是看起来虚(。),一边喝着他车上放着的水。并不觉得冷,倒像是握了杯奶茶。
还有半年。
即使半年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即使前段时间大吵大闹到差点分道扬镳……好歹还是在最后关头冷静下来,面对面谈了许久。
现在的平和和愉快真是珍贵啊。我还是相信,果然,无论是什么事情,只要坐下来面对面的好好谈,一定会有办法的。
嗯。我真喜欢下雪天。

评论

热度(11)

  1. 小 C朝霧筱芙Asagiri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ASHELLY朝霧筱芙Asagiri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高瑗朝霧筱芙Asagiri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愛鬼纔朝霧筱芙Asagiri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培正街舞队朝霧筱芙Asagiri 转载了此文字